你的位置:首 页廉政新闻 》要闻要论

岷县:让“一卡通”真正成为群众的“幸福卡”

来源:县纪委监委组宣室    浏览量:1493    发布时间:2019-07-17 17:01    选择字号:T | T

岷县作为国家级深度贫困县,各项惠民惠农政策名目繁多、资金量大、监管难度大。通过开展“一卡通”专项治理,整治惠民惠农资金发放过程中截留私分等侵害群众利益的违纪违法问题,是岷县纪委监委护航脱贫攻坚的具体实践。

“这是我通过自己的‘一卡通’领取死亡人员张某的残疾人参合费补助资金150元,现在交给你们,我知道错了,希望组织给我一次改正错误的机会”。岷县麻子川镇一村干部主动向县纪委监委工作人员说清了自己的违纪问题,并上交了150元违纪资金。

“自‘一卡通’专项治理工作开展以来,我们通过张贴《关于限期主动说清“一折(卡)统”管理使用有关问题的通告》、强化政策宣传等,敦促违纪违规人员限期主动说明问题,争取从轻宽大处理,对规定期限内不主动交代的一经发现一律从严从重处理,此举已促使817人主动向组织说清问题,共追缴违规违纪资金63.36万元。”县纪委监委党风室负责人表示。

    据统计,专项治理工作开展以来,岷县纪委监委已按照主动说清问题从轻处理的原则,处理48人,其中党纪轻处分4人、诫勉谈话4人、通报批评5人、约谈14人,免于处理21人。这些人里面,有违规享受临时救助的、有死亡人员吃低保的、有开着小车领生活救助的…….这些问题的发现,一方面是迫于专项治理强大宣传和舆论攻势主动说清的,还有一大部分是通过惠农资金监管网比对分析后筛选出来的。

例如,岷县纪委监委利用岷县大数据监管平台进行数据比对分析发现,西江镇一群众名下有企业,但享受冬春生活救助的问题,随后通过工作人员入户耐心讲解政策,该群众积极主动退缴了资金。

由于冬春生活救助等临时性救助金涉及量大面宽,以往这种问题不容易被发现,只有被投诉举报后才能得到核实和有效处理,至少需要3至5天时间。现在通过大数据监管平台几分钟就能精准发现问题,实现靶向治疗,既节约了人力物力财力和时间,又为工作人员减轻了负担。目前,已通过岷县大数据监管平台比对分析发现疑点数据1.2万多条,正在逐条进行核实。

据悉,在今后的惠民惠农资金发放过程中,该县将全部利用大数据监管平台进行预审,由相关单位汇集惠民惠农资金补贴数据,提交“大数据”监管系统初验审核,审核无误后自动提交行业主管部门审核;对审核发现的疑点数据回退乡镇核对修改,直至审核全部通过方可发放,并将发放数据上传到定西扶贫惠农资金监管网和甘肃扶贫(民生)领域监督信息平台进行公开公示,接受群众监督,从源头上防范治理微腐败问题。

岷县大数据监管平台2019年3月建成正式投入使用以来,共有18个乡镇、28个学区在大数据监管平台初验审核项目50个,预审703批次,预审数据14.6万余条,涉及资金1.03亿元,发现疑似问题数据3008条,退回疑似问题或错误数据10504条。

据负责大数据监管平台运行维护的工作人员介绍,面对新形势对纪检监察工作提出的新要求,岷县纪委监委跳出惯性思维,深入思考和探索实践,开发了岷县“大数据”监管系统,综合运用“互联网+大数据+监督”手段,补齐监督短板。“大数据”监管系统的研发运行,实现了传统监督模式向信息化监督的转变,推动传统监督到一键式“大数据”监督转变,由事中事后监督向事前监督转变,实现了对资金发放流向、流速、流量的“全过程”监督。目前,共录入90个惠民惠农项目,开发了504个比对分析“模型”,并按照权限开设了68个不同的端口,以利于全县各相关单位和部门对涉及各自领域的惠民惠农项目资金进行初验审核。

不仅要靠科技手段,还要通过分析研判,找出问题易发多发的风险点,促进“一卡通”专项治理提质增效。为此,岷县纪委监委深入村社进行看了专题调研,发现了村干部利用长期外出村民和绝户人口套取补贴资金、违规代管“五保户”“一卡通”领取资金等多个风险点,开展精准施治。

在专项治理中,岷县纪委监委坚持既解决群众对享受的惠民惠农政策不清楚的问题,又解决群众用卡取钱不方便的问题,切实使“一卡通”成为“明白卡”“便民卡”。

“以往我们对自己‘一卡通’上发放了什么资金、发放了多少、什么时候发放的都不能及时掌握,急需用钱的时候多次跑到银行进行查询,非常不方便。现在县农商银行免费开通了‘一卡通’余额变动提醒业务,我们可以随时随地掌握惠民惠农资金发放情况”。梅川镇群众张某向县纪委监委调研组工作人员说。

县纪委监委负责人表示,“一卡通”一头连着党的关怀和温暖,一头连着群众的热切期盼,承载的是党心民心。要坚决查处“一卡通”管理使用中存在各类问题,让“一卡通”真正成为群众的“明白卡”“幸福卡”,全面提升群众“幸福感”“获得感”。(供稿:徐海伟  审核:马慧琴  编辑:窦国雄)



上一篇: 火荣贵受贿、挪用公款、滥用职权案一审开庭

下一篇: 市长的“白手套”打理千万、院长的借条十年不还…晒晒这些变异的受贿形式